夏目友人帐 村井贞之 超治愈日本漫画神作

夏目友人帐 村井贞之 超治愈日本漫画神作
夏目友人帐 村井贞之 超治愈日本漫画神作
Item# 1201354246
US $16.99
销售价格 US $10.99

 基本信息:
作    者:(日)村井贞之 著;廖雯雯 译 著作出 版 社:百花洲文艺出版社出版时间:2016-09-01
装    帧:平装开    本:32开页    数:241
I S B N:9787550017771印刷时间:2016-09-01字    数:100千字
 内容简介:

★古董店主人遗留的奇妙信件究竟有什么古怪?

文字竟然长在了夏目的眼睛里!

★课堂上传来的笛音只有她和夏目能听见,却成为她年少的心 结,

直到那个吹着笛子的妖怪再次出现……

★人与鬼神的爱恋要怎样终场?

操纵梦境的妖怪是否也能左右真实的情感呢?


参与动画《夏目友人帐 叁·肆》系列创作的脚本师村井贞之,所撰写的三篇原创故事。

众所期待的《夏目友人帐》初次小 说化!

曾经治愈过无数人的漫画,现在用文字的形式重新呈现。

愿你们被这个世界温柔相待,愿你目之所及,心之所向满满都是爱。

谨以这本书送给我们曾经一起追番的那些美好时光。


 作者简介:
村井贞之,日本脚本家,出生于奈良县,1993年其作品在第六届富士电视台青年脚本家大赏中获奖,之后以SF(科幻)、幻想风格的作品为中心广泛的活跃着。

作品展示
电影类《迷之转校生》《幻影死神》《虫师》等
OV《?厕所里的花子·消失少女的秘密》《厕所里的花子·恐怖校舍》
电视剧《心中的S》《木耀日怪谈·怪奇俱乐部》《暗夜天使》《奥特曼戴拿》等。
TV动画《星际牛仔》《亚历山大战记》《铁臂阿童木》《无头骑士异闻 录》《六翼天使之声》等。
剧场版动画《亚历山大战记剧场版》《PERFECT?BLUE未麻之部屋剧场版动画》《千年女优》
OVA《异型特攻学园》
著作《河童杀人》《幻影死神》《蒸汽男孩》
 目录:
花灯堂奇谭
妖之音
妖的梦路
后记
 媒体评论:

有幸长期连载的《夏目友人帐》出版小说了。承蒙村井先生写出这些让人心脏怦怦跳地沉浸其中、读完时却又留下一抹奇妙哀愁的故事,我高兴到在地上滚来滚去。我一边拜读 过送来的小说,一边深切感受到有人以自己创作的漫画为本写出新故事,原来是这么快乐的感受。

——绿川幸


如果遇到不愉 快的事情,我选择去看夏目友人帐,因为总有一种被温暖包围,让我无所畏惧这些不安和糟糕的世界。

——百度贴吧读者

 促销语:

★超高人气动漫《夏目友人帐》初次小说化。夏目、猫老师等原班人马崭新回归!那个温柔了岁月的人,在这里等你。一旦被人所爱,一旦爱过,就永远不会忘记。

★正版授权中文简体小说首次放送,带来一场文字的治愈盛宴!

★感动无数读者的温暖神作,无论身在何方,你总能被温柔对待。

★超 精美双封面惊喜加倍,定制初回限定版本完美装帧!

★中二病译者二次元完美呈现。

 精彩内容:

? ?从小时候起,我就不时会看到一些奇怪的东西,似乎那些别人看不见的,便是所谓的妖怪之流。

  比如在斑马线等红灯的时候,我忽然看向对面,会发 现那里站着一个陌生的年轻女人,但她的脸是绿色的,头发长至脚踝,正用一双因充血而通红的眼睛瞪着我。又或者是在放学回家的路上,我和同学走着走着就会看见路边某处民宅的 墙壁上有一张脸——那是一张比一般人大了整整三倍的男人的脸,正用它不带任何表情的眼睛目送着经过此地的小学生。

  过了很久我才明白,一直以来那些东西只 有我能看见。明明已经绿灯了,我还胆怯地不敢过马路,叔叔就会在信号灯下牵着我的手并且训斥我;每当我指着什么都没有的墙壁,坚持说那里有一张很大的脸时,同学就认为我在 说谎。三番五次地发生这种情况后,我才觉得不对劲。看来这个世界上,除了谁都看得见的普通的人和物,还存在着只有自己才能看见的“异形”这种东西。

  起初 我以为,对别人来说同样存在着“只有自己才能看见的东西”,只是这种事他们从不对外人提及罢了。后来才知道,世界上——至少对那时的我而言还十分狭小的这个世界,那种奇怪 的东西的确只有我一个人能看见。当我悟出这点的时候,又恐惧又震惊,并想极力隐瞒。

  然而,不管我怎样谨慎地隐瞒,看得见的东西就是看得见,而且它们中的 大多数还会突然出现,我看得实在是太清楚了,有些家伙甚至和普通人类没什么两样。由于父母很早过世,我一直辗转于亲戚家,却常常引发各种矛盾:像是漫无目的地指着一个方向 忽然大喊,在没人的房间里和谁嘀嘀咕咕地讲话,若是遇到这样的孩子,任谁都会觉得毛骨悚然吧。每次搬家,*初那些很是友好的同学,都因为“那家伙是说谎星人啊”渐渐疏远 我。没办法,是我不好。这样想着,我便尽量不和任何人扯上关系,静等时日过去。

  总有一天,我会再也看不见那些东西。

  年幼时的我就是这 样,一边不断祈求着,一边任时间流逝,更不必奢谈与谁交心了。

  被现在的家人收养后,慢慢地我也能和他人结下深厚的“纠葛”。当时藤原家的滋叔叔和塔子阿 姨听说亲戚们轮番推托,便专程来领走了我。他们是心地善良的好人,而我不过是他们的远亲。在这座小镇上,我也和妖怪建立了深厚的“纠葛”,这大概是一些小小的偶然与必然几 经重合又共同作用的结果,至今我依然这么认为。我随身携带着偶然从祖母那里继承的遗物,而伺机夺取它的妖怪为此前来袭击我。逃到神社后,我不小心打破了结界,钻出来的妖怪 恰好和玲子祖母相识,它至今仍旧做着我的保镖,真身是只雪白美丽如狼一般的强大妖怪,平时基本上以又圆又肥的招财猫形象出现——据本人说这不过是它附身后的容器——于是就 这样,它作为藤原家饲养的宠物猫和我一起生活,我叫它猫咪老师。

  玲子祖母似乎和我一样,属于“看得见”的那类人。拥有强大灵力的玲子向她遇到的妖怪们逐 个发起挑战,欺负并击败它们后,会让它们在纸上写下其名然后收藏起来,以此作为它们臣服于她的证明。这便是契约书“友人帐”,被持有者召唤名字的妖怪优势地位无法反抗主 人,持有者也因此获得了支配众多妖怪的力量。自从我继承了祖母的遗物友人帐后,妖怪们便络绎不绝地找上门来,有的想抢走友人帐,有的只是希望我把名字还给它们。猫咪老师和 我约定,等我死后,友人帐就归它所有,作为交换,在此期间它会担任我的保镖。可以说友人帐是我和猫咪老师的“缘”之基石,细细想来诸如此类的缘分的种子似乎随时随地散落得 到处都是。我们偶尔是远亲,偶尔又成了同班同学,偶尔还会在路上闲聊——也许人与人之间的缘分,就是把这些偶然和必然串连在一起,用心倾听,或由自己领悟到的东西中衍生出 来的,当然,这套理论是我从后面即将提到的某人那儿现学现卖的。

  我便是在这座小镇上,与人和妖怪不断积累着一点一滴的“缘分”,并在有生以来终于明白, 人和人也是如此构筑关系的。有时我会想,也许别人在更年幼的时候就已经这样做了,也许我和曾经邂逅的人们也拥有同样的牵绊吧!其实只要用心观察,这个世界上各个角落都散落 着机缘。

  总而言之,现在我终于开始和人结缘,如同刚学走路的幼儿,时而胆怯迷茫,却也不急不缓……

  傍晚,从七辻屋回家的路上遇到了多 轨。多轨和我同校,是隔壁五班的女孩,也是我在这座小镇上结识的重要朋友之一。

  “你好,夏目。啊……”

  她和猫咪老师四目相对的下个瞬 间——

  “啊——是小猫咪!”

  多轨一边大叫着,一边紧紧抱住了猫咪老师。

  七辻屋是猫咪老师中意的豆包店。因为今天我 给它买了店里的新品,红豆馅里和有熬好的艾草,想要早点回家吃上豆包的猫咪老师就差没催我了。可惜此刻它被困在多轨的胸前,口齿不清地喊道:“喂,住手!快放开我,你这 个——”

  正苦苦挣扎时——

  “啊,对不起,我真是……”

  多轨赶紧放开猫咪老师,把它还给了我。

  无 论是我“看得见”一事,还是猫咪老师是妖怪一事,多轨都心知肚明。

  初遇多轨时,她穿着件朴素的外套,帽子压得很低,帽檐挡住了眼睛,尽量让自己不惹人注 目——也尽量避免别人对自己打招呼,如此小心翼翼地走着。后来我才知道,那是因为当时她正独自和一个妖怪战斗。可那时,对此一无所知的我不小心叫了她一声,多轨也惊讶地回 叫了我的名字,以此为契机,我也卷入了此事,并渐渐对多轨有了些了解。我发现,其实她和这个年纪的普通女孩一样,喜欢聊天,尤其喜欢萌萌的东西。

  “多 轨,你现在要回家了吗?”看着穿着学校制服、拎着书包的多轨,我问。

  “嗯,在学校图书室查了些东西,没想到这么晚了。”

  “查东西?”

  “嗯,查了些。”

  “话说你带了什么在身上啊?”从刚才起就不停用鼻子嗅着什么的猫咪老师忽然问道,“有妖怪的味道哦。”

  猫咪老师把鼻子凑向多轨的书包。

  “啊,说不定是这个。”

  多轨像是想到了什么似的,从书包里掏出一个比普通信封大些 的白色信封。

  “嗯啊,就是这个呢。”

  我紧紧盯着多轨手中的信封,并未发现有何怪异之处。

  “信封里藏着什么妖怪吗? 猫咪老师。”

  “不好说呢。也许是因为长时间待在妖怪身边,感染了一些气息。不过,也只是些许能被我察觉的微弱妖气而已。”

  “多轨,能 给我看看吗?”

  “啊,好的。”

  白色信封已用裁纸刀漂亮地拆开了,里面有一张信纸和另一个茶色的信封。难怪白色信封会比一般信封大些。 我取出茶色信封,它并没有封住,上面的封口被精心折叠了起来。

  “这是?”

  “那是寄给我爷爷的一封信。”

  “寄给你爷 爷的?”

  多轨的爷爷憧憬妖怪,一生都在探寻它们。继承了爷爷慎一郎先生的遗物的多轨,也因为那件遗物卷入了和妖怪们有关的各种事件。

   “事出有因,所以现在寄来了,就写在那张信纸上。”说着,多轨指了指白色信封里那张崭新的信笺。

  “装在一起的那个旧信封是十多年前写的了。至于为何没 有投寄而存放至今,是因为*近,信的主人——”多轨欲言又止,改用恭敬的语气说,“写这封信的那位似乎去世了,她的孙女发现了这个,特意寄到了我家。”

   “原来是这样啊。信的内容你读过了?”

  “嗯,不过看不太懂。”

  “啊?”

  “就像以前的人写的那种,笔画都绕在一起 的字。”

  “啊,是草书体吧?”

  “就是那种感觉的字,因为我看不懂,就想去图书室查查读音,结果又觉得和草书体不太一样……”

  “是这样啊。”

  我不知不觉就想看看里面写了什么,又赶紧住了手,担心要是从这里忽然蹿出什么,说不定会对多轨造成伤害。

  “夏目,不要多管闲事了,快点回家吧。”

  “在说什么啊,明明是猫咪老师自己说有妖怪的气味啊!”

  “我要早点回家吃 豆包了。你这么在意的话,不如把信封带回去,过后再好好研究一番如何?”

  “呃?啊啊,是哦……多轨,这个可以借我带回家看看吗?”

  既 然这上面有妖怪的气息,说什么也不能让多轨就这么带回去。

  “啊,好的。那封信,要是能够看懂的话,我也想试着读一读,因为是寄给爷爷的,我比较在意里面 写了些什么。不过,如果是和妖怪有关,也许还是夏目你们比较看得懂。”

  这个世界上,存在着妖怪专用的文字,友人帐就是用这种文字写成的,说不定这封信里 的文字也一样。

  “要是你看懂了,可不可以告诉我里面写了什么?”

  “我明白。放心吧!”

  “好了,夏目,事情交代清楚 了就赶快回家吧。”

  在猫咪老师的催促下,我和多轨道了别,往藤原家走去。

  “猫咪老师,刚才你是不想让多轨涉险,才说了那样的话吧?”

  “哈?我为什么要在意那种事情?就算蹿出个什么妖怪,只要有我在就不用担心。在你们遇到危险之前,我一定会揍扁那家伙。”

  “也不是不 可能啦,我只是说万一。”

  一边吃着豆包,猫咪老师一边从鼻孔里哼了一声。

  我拿出信封,检查了一下内里。万幸这只是一封沾染了妖怪气息 的古老信件,在我把白色信封带回来的时候基本上就确定了。私自拆阅他人信件这种事,老实说我有点心虚,但既然多轨把它给了我,那么我读一读也没什么吧。再说,本来应该阅读 这封信的人已经过世了。

 邮递范围(配送范围): 
美国、加拿大(以下各大城市均可送达:纽约、洛杉矶、西雅图、波士顿、圣地亚哥、费城、温哥华、蒙特利尔、多伦多、渥太华、卡尔加里)
美国范围内,除阿拉斯加地区外的其他地区均可送达;加拿大范围内,除极边远地区外均可送达。

* 圣诞大套装 *
网上购书,方便又快捷

美国、加拿大购买中文书不容易?华文网上书店为您解决文化需求问题。华文网上书店所有图书均为正版图书,可以在线购买,图书直接从中国发出,空运到北美,不需要长久的等待就能拿到您需要的精神食粮(一般只需要8到15个工作日)。华文网上书店价格公道,配送及时,我们为阅读而来。为酬谢广大客户长期以来的支持,我店现提供:购书满49元,免运费活动,祝大家阅读愉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