蒋勋说唐诗(修订版)

蒋勋说唐诗(修订版)
蒋勋说唐诗(修订版)
Item# 1200972083
US $20.99
销售价格 US $11.99

 基本信息:
作    者:蒋勋 著作出 版 社:中信出版社出版时间:2014-09-01
装    帧:平装开    本:16开页    数:248
I S B N:9787508647562印刷时间:2014-10-14字    数:180.00千字
 内容简介:
本书系在《蒋勋说唐诗》(2012年版)的基础上修订而成,属于“蒋勋说中国文学之美系列”。
只要人还追求心灵的自由,便一定会热爱诗歌。蒋勋先生说:“当我们 面对唐诗时,几乎每一个人都感觉到唐诗好迷人,里面的世界好动人。再追问一下,也许是因为刚好唐诗描写的世界是我们很缺乏的经验,在很不敢出走的时候去读出走的诗,在很没 有孤独的可能的时候读孤独的诗,在很没有自负的条件时读自负的诗。”
李白、杜甫、白居易、李商隐……《春江花月夜》《将进酒》《登高》《长恨歌》《登乐游 原》……无论是认可有大成就的诗人,还是曾无数次被选入各种集子的诗篇,在蒋勋先生这里,都一一展现出不同以往的美感。
蒋勋先生以宽广的学养和善于发现美的眼 睛,在唐代浩如烟海的诗人、诗作中,撷取拥有代表性的诗人及其作品,将古典之美引入现代生活。深藏在文字中的诗意与挚情,经由蒋勋先生的讲述,也可以开放在每天经过的街心 花园中,流淌在城市的月光里。
在《蒋勋说唐诗(修订版)》中,蒋勋给我们讲解唐诗的灿烂与华美,带领我们体验生命中的真与善与美,这将是一次愉悦的心灵出走。唐 朝为什么会带给我们感动?因为唐诗里有一种灿烂与华美,唐朝就像汉文化一个短暂的度假期,是一次露营,人不会永远露营,很后还是要回来安分地去遵循农业伦理。为什么我们特 别喜欢唐朝?因为会觉得这一年回想起来,好看的那几天是去露营和度假的日子,唐朝就是一次短暂的出走。
 作者简介:
蒋勋,福建长乐人。1947年生于古都西安,成长于宝岛台湾。台湾文化大学历史学系、艺术研究所毕业。1972年负笈法国巴黎大学艺术研究所,1976年返台。曾任《雄狮 美术》月刊主编,并先后执教于文化大学、辅仁大学及东海大学美术系,现任《联合文学》社长。
其文笔清丽流畅,说理明白无碍,兼具感性与理性之美。著有小说、散 文、艺术史、美学论述作品数十种,并多次举办画展,深获各界好评。近年专事两岸美学教育推广,他认为,美之于自己,就像是一种信仰,而自己用布道的心情传播对美的感动。
 目录:
第一讲  大唐盛世
诗像一粒珍珠
唐代是诗的盛世
新绣罗裙两面红,一面狮子一面龙
菩提萨埵与水到渠成
文学的内容与形式
前不见古人,后不见来者
诗人的孤独感
游牧民族的华丽
唐诗里的残酷
侠的精神
唐朝是 一场精彩的戏
第二讲  春江花月夜
唐朝是汉文化一个短暂的度假期
生命的独立性
与道德无关的生命状态
何处春江无月明
空里流霜不觉飞
江畔何人初见月?江月何年初照人?
宇宙意识
牵连和挂念予生命以意义
愿逐月华流 照君
归宿
交响曲的结尾
交响诗乐章
第三讲  王维
诗中有画,画中有诗
“无人”
山水中生命的状态
《洛阳女儿行》:贵游文学的传统
回看射雕处,千里暮云平
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
相逢意气为君饮
行到水穷处,坐看云起时
第四讲  李白
诗歌的传统与创新
角色转换
青梅竹马
定格
浪漫诗的极致
盛放与孤独
长风破浪会有时,直挂云帆济沧海
吴宫花草埋幽径,晋代衣冠成古丘
最贵重的是生命的自我反省
诗存在于生活中
“诗仙”和“诗圣”
柔情与阳刚
浮云游子意,落日故人情
醉月频中圣,迷花不事君
忧伤与豁达
我本楚狂人
美到极致的感伤
思君若汶水,浩荡寄南征
第五讲  杜甫
千秋万岁名,寂寞身后事
社会意识的觉醒
记录时代的悲剧
人世间不可解的忧愁
离乱与还乡
晚年自伤
第六讲  白居易
惟歌生民病,愿得天子知
文学中有对生命的丰富关怀
《长恨歌》——本事
《长恨歌》——梦寻
《琵琶行》——音乐
《琵琶行》——深情
第七讲  李商隐
唯美的回忆
幻灭与眷恋的纠缠
繁华的沉淀
抽象与象征
深知身在情长在
更持红烛赏残花
人间重晚晴
此情可待成追忆
世界微尘里,吾宁爱与憎
生命的荒凉本质
寻 找知己的孤独
典型情诗
身无彩凤双飞翼,心有灵犀一点通
泪与啼
晚唐的生命情调
最深的情感
 精彩内容:
    唯美的回忆
    晚唐与南唐是文学目前两个很好重要的时期,有很 特殊的重要性。
    在艺术里面,大概没有一种形式比诗更具备某一个时代的象征性。很难解释为什么我们在读李白诗的 时候,总是感到华丽、豪迈、开阔。“明月出天山,苍茫云海间”,这种大气魄洋溢在李白的世界中。我自己年轻的时候,很喜欢的诗人就是李白。但这几年,自己也觉得很奇怪,在 写给朋友的诗里面,李商隐与李后主的句子越来越多。我不知道这种领悟与年龄有没有关系,或者说是因为感觉到自己身处的时代其实并不是大唐。写“明月出天山,苍茫云海间”这 样的句子,不止是个人的气度,也包含了一个时代的气度。我好像慢慢感觉到自己现在处于一个有一点儿耽溺于唯美的时期。耽溺于唯美,就会感觉到李白其实没有意识到美。他看到 “花间一壶酒”,然后跟月亮喝酒,他觉得一切东西都是自然的。经过安史之乱以后,大唐盛世、李白的故事已经变成了传奇,唐玄宗的故事变成了传奇,武则天的故事变成了传奇, 杨贵妃的故事也变成了传奇。杜甫晚年有很多对繁华盛世的回忆;到了李商隐的时代,唐代的华丽更是只能追忆。
    活 在繁华之中与对繁华的回忆,是两种接近不同的艺术创作状态。回忆繁华,是觉得繁华曾经存在过,可是已经幻灭了。每个时代可能都有过极盛时期,比如我们在读白先勇的《台北 人》的时候,大概会感觉到作者家族回忆的重要部分是上海,他看到当时台北的“五月花”,就会觉得哪里能够和上海的“百乐门”比。
    一九八八年我去了上海,很好奇地去看百乐门大舞厅,还有很有名的大世界,觉得怎么这么破陋。回忆当中很多东西 的繁华已经无从比较,只是在主观上会把回忆里的繁华一直增加。我常常和朋友开玩笑,说我母亲总是跟我说西安的石榴多大多大,很多年后我靠前次到西安时,吓了一跳,原来那里 的石榴那么小。我相信繁华在回忆当中会越来越被夸张——这也接近可以理解,因为那是一个人生命里优选的部分。我对很多朋友说,我向你介绍的巴黎,保证不是客观的,因为我二 十五岁时在巴黎读书,我介绍的“巴黎”其实是我的二十五岁,而不是巴黎。我口中的巴黎大概没有什么是不美的,因为二十五岁的世界里很少会有不美好的东西。即使穷得不得了, 都觉得那时的日子很漂亮。
    晚唐的靡丽诗歌,其实是对于大唐繁华盛世的回忆。
    幻灭与眷恋的纠缠
    我想先与大家分享李商隐的《登 乐游原》。
    向晚意不适,驱车登古原。
    夕阳无限 好,只是近黄昏。
    这首诗只有二十个字,可是一下就能感觉到岁月已经走到了晚唐。诗人好像走到庙里抽了一支与他 命运有关的签,签的靠前句就是“向晚意不适”。“向晚”是快要入夜的时候,不仅是在讲客观的时间,也是在描述心情趋于没落的感受。晚唐的“晚”也不仅是说唐朝到了后期,也 有一种心理上结束的感觉。个人的生命会结束,朝代会兴亡,所有的一切在时间的意义上都会有所谓的结束,意识到这件事时,人会产生一种幻灭感。当我们觉得生命很好美好时,恐 怕很难意识到生命有会结束。如果意识到生命会结束,不管离这个结束还有多远,就会开始有幻灭感。因为觉得当下所拥有的一切都是不确定的,在这个不确定的状态中,会特别想要 追求刹那之间的感官快乐与美感。
    白天快要过完了,心里有一种百无聊赖的感觉,有一种讲不出理由的闷,即“意不 适”。晚唐的不快乐保证不是大悲哀。李白的诗中有号啕痛哭,晚唐时只是感觉到闷闷的,有点淡淡的忧郁。在杜甫或李白的诗里都可以看到快乐与悲哀之间的巨大起伏;可是在李商 隐的诗里,你永远看不到大声的呐喊或者呼叫,他就算要掉泪,也是暗暗地在一个角落里。“不适”用得很好有分寸,这种低迷的哀伤弥漫在晚唐时期,形成一种风气。
    这种讲不出的不舒服要如何解脱呢?“驱车登古原”,用现在的语言来讲,就是去散散心吧,疏解一下愁怀。乐游原 是当时大家很喜欢去休闲娱乐的地方,这里用了“古”字,表示这个地方曾经繁华过。
    曾经繁华过,现在不再繁华, 作者的心情由此转到“夕阳无限好”——在郊外的平原上,看到灿烂的夕阳,觉得很美。“无限”两个字用得极好,讲出了作者的向往,他希望这“好”是无限的,可是因为是“夕 阳”,这愿望就难免荒谬。夕阳很灿烂,但终归是向晚的光线,接下来就是黑暗。诗人自己也明白,如此好的夕阳,“只是近黄昏”。二十个字当中,李商隐不讲自己的生命,而是描 写了一个大时代的结束。
    这首诗太像关于命运的签。大概每一个人出生之前就有一首诗在那里等着,一个国家、一个 朝代,或许也有一首诗在那里等着。晚唐的诗也可以用这二十个字概括。已是快入夜的时刻,再好的生命也在趋向于没落,它的华丽是虚幻的。从这首诗里面,可以很明显地感觉到李 商隐的美学组合了两种接近不相干的气质:靠前华丽,又靠前幻灭。通常被认为相反的美学特征,被李商隐融会在了一起。
    李商隐的很多哀伤的感觉都是源于个人生命的幻灭,可以说是一种无奈吧;感觉到一个大时代在慢慢没落,个人无力 挽回,难免会觉得哀伤;同时对华丽与美又有很大的眷恋与耽溺,所以他的诗里面有很多对华丽的回忆,回忆本身一定包含了当下的寂寞、孤独与某一种没落。这有点儿类似于白先勇 的小说,他的家世曾经很好显赫,在巨大的历史变故之后,他一直活在对过去的回忆里。那个回忆太华丽,或者说太繁盛了,当他看到自己身处的现实时,就会有很大的哀伤。他写的 “台北人”,某种程度上是没落的贵族。同时生活在台北的另外一些人,可能正在努力白手起家,与白先勇的心情保证不一样。晚唐的文学中有一部分就是盛世将要结束的很后挽歌, 挽歌是可以很好华丽的。
    在西洋音乐目前,很多音乐家习惯在晚年为自己写安魂曲,比如大家很熟悉的莫扎特的《安 魂曲》。他们写安魂曲的时候,那种心情就有一点像李商隐的诗,在一生的回忆之后,想把自己在历史中定位,可是因为死亡已经逼近,当然也很好感伤。在西方美学当中,将这一类 文学叫作“décadence”,“décadence”翻译成中文就是“颓废”。一般的西洋文学批评,或者西洋美学,会专门论述颓废美学,或者颓废艺术。在十九世纪末的 时候,波特莱尔的诗、魏尔伦的诗、兰波的诗,或者王尔德的文学创作,都被称为“颓废文学”或者“颓废美学”。还有一个术语叫作“世纪末文学”,当时的创作者感到十九世纪的 极盛时期就要过去了,有一种感伤。“颓废”这两个字在汉字里的意思不好,我们说一个人很颓废,正面的意义很少。我们总觉得建筑物崩塌的样子是“颓”,“废”是被废掉了,可 是“décadence”在法文当中是讲由极盛慢慢转到安静下来的状态,中间阶梯状的下降过程就叫作“décadence”,更像是很客观地叙述如日中天以后慢慢开始反省 与沉思的状态。这个状态并没有什么不好,因为在极盛时代,人不会反省。
    回忆也许让你觉得繁华已经过去,如果是 反省的话,就会对繁华再思考。用季节来比喻更容易理解。比如夏天的时候,花木繁盛,我们去看花,觉得花很美。秋天,花凋零了,这个时候我们回忆曾经来过这里,这里曾经是一 片繁花,会有一点感伤,觉得原来花是会凋零的。这其中当然有感伤的成分,可是也有反省的成分,因为开始去触碰生命的本质问题。所以我们说李商隐的诗是进入秋天的感觉、黄昏 的感觉,在时间上他也总是喜欢写秋,写黄昏。
    王国维说,人对于文学或者自己的生命,有三个不同阶段的领悟。他 觉得人活着,吃饭,睡觉,谈恋爱,如果开始想到“我在吃饭,我在睡觉,我在谈恋爱”,开始有另外一个“我”在观察“我”的时候,是季节上入秋的状态。他曾经说人生的靠前个 境界是“昨夜西风凋碧树,独上高楼,望尽天涯路”。“西风”就是秋风,“凋碧树”,风把绿色的树叶全部吹走了,所以树变成了枯树。一个人走到高楼上,“望尽天涯路”。树叶 都被吹光了,变成枯枝,才可以眺望到很远很远的路,如果树叶很茂密,视线会被挡住。一个年轻小伙子在精力很旺盛的时候,反省是很难的一件事,因为他正在热烈地追求生活。可 是生活并不等同于生命,当他开始去领悟生命的时候,一定是碰到了令他感伤的事物。他开始发现生活并不是天长地久的繁盛,这个时候他会对生命有新的感悟。王国维描述的靠前个 境界就是把繁华拿掉,变成视觉上的“空”,我想这与李商隐在“驱车登古原”时所看到的灿烂晚霞是很好类似的。
    我相信我们每一个人都有过这样的生命经验,在某一个白日将尽的时刻,感觉到某一种说不出来的闷。它保证不是大 痛苦,只是一种很闷的感觉,如果到西子湾去看满天的晚霞,你看到的保证不止是夕阳,更能看到自己内在生命的某种状态。
    当诗人看到“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时,有很大的眷恋,没有眷恋,不会说夕阳无限好,就是因为觉得生命这么 美好,时代这么美好,才会惋惜“只是近黄昏”。这两句诗写的是繁华与幻灭,舍不得是眷恋,舍得是幻灭,人生就是在这两者之间纠缠。如果全部舍了,大概就没有诗了;全部都眷 恋也没有诗——只是眷恋,每天就去好好生活吧!从对繁华的眷恋,到感觉到幻灭,就开始舍得。我觉得李商隐就是在唯美的舍得与舍不得之间摇摆。
    P198-202
    
 邮递范围(配送范围): 
美国、加拿大(以下各大城市均可送达:纽约、洛杉矶、西雅图、波士顿、圣地亚哥、费城、温哥华、蒙特利尔、多伦多、渥太华、卡尔加里)
美国范围内,除阿拉斯加地区外的其他地区均可送达;加拿大范围内,除极边远地区外均可送达。

* 畅销精品 *
网上购书,方便又快捷

美国、加拿大购买中文书不容易?华文网上书店为您解决文化需求问题。华文网上书店所有图书均为正版图书,可以在线购买,图书直接从中国发出,空运到北美,不需要长久的等待就能拿到您需要的精神食粮(一般只需要8到15个工作日)。华文网上书店价格公道,配送及时,我们为阅读而来。为酬谢广大客户长期以来的支持,我店现提供:购书满49元,免运费活动,祝大家阅读愉快。